Es Muss Sein .

关于

找了一下午叫“北”的门。原来就在博物馆出来的正对面。但那时候我看不见,只知道径自地忽视它,绕着公园外的围墙一直走。

有时候我经常做这样的蠢事。就像手里握着一样东西,却怎么也找不到它。有时候想好了去一个地方,它明明在边上哪个弯的地方,但我总是到不了。直到我回到了出发的地方,从另一个角度看到它。真的,我几乎能看到两个小时前从那里走出来的自己,就那么愚蠢地看不见要到的地方。

但这不是不好。原本我们只是隔着一条马路。但我阴差阳错地从叫“东”的门进来以后,遇见了一只受伤的池鷺。它那时候虚弱地躺在一个女孩的手上。因而我遇见了不一样的女孩。嗯,我和门之间多了某些故事。至少,不仅是一条马路。

评论(1)
热度(2)

© FLove~ | Powered by LOFTER